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2020美國大選

共和黨反特朗普陣營的未來

對於反特朗普的共和黨人士來説,夙願已經達成,但一些人感覺自己失去政治歸屬,一些人懷疑未來兩黨能達成多少妥協。

四年來,薩拉•朗韋爾(Sarah Longwell)一直渴望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失敗。這個月,她終於如願以償。

作為政治行動委員會“反特朗普的共和黨選民” (Republican Voters Against Trump)的聯合創始人,朗韋爾一直是共和黨“拒絕特朗普”運動(Never Trump)的主要領導者,該運動有三個目標,第一是阻止特朗普在2016年獲得共和黨提名,第二是阻止入他主白宮,第三是阻止他贏得第二個總統任期。這項運動沒有完成前兩個目標。但成功完成了第三個目標。現在是接下來的事情。

在今年總統大選前的三個半月裏,“反特朗普的共和黨選民”籌款3000萬美元。規模更大的一個“拒絕特朗普”運動的政治行動委員會“林肯計劃”(Lincoln Project)籌款逾6700萬美元,其中大部分籌款用於針對特朗普的攻擊廣告。

這些組織及其領導人的影響仍值得商榷。《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與數據分析機構YouGov在10月底聯合進行的一項民調顯示,6%的共和黨人準備在大選中支持喬•拜登(Joe Biden)。

但一些自由派人士質疑這些團體的功效,他們認為,拜登的勝利不應歸功於那些為數不多的投票給拜登的共和黨人,而應歸功於民主黨的票基,尤其是郊區選民,他們的投票率遠高於4年前。

他們利用早期的投票後民調。這些民調顯示,特朗普贏得共和黨註冊選民94%的投票,超過他在4年前的88%。

在此次大選之前,“拒絕特朗普”運動的成員幾乎沒有想過會被民主黨譽為“解放者”,就像“反特朗普的共和黨選民”的政治負責人蒂姆•米勒(Tim Miller)在大選前平淡地跟我説的那樣。

然而,大選結果引發了有關這場運動如何發展的疑問,因為這項單一的、團結的事業所反對的那個人將下台。

朗韋爾表示,“拒絕特朗普”運動的成分並不單一。一些成員仍是鐵桿共和黨人,他們在本月很高興地投票給共和黨的那些低位票候選人。他們未來將繼續投票給特朗普以外的共和黨候選人。

還有一些人感覺自己失去了政治歸屬。他們不再是共和黨的一份子,因為他們認為共和黨仍會受特朗普控制,但他們也不太適應成為民主黨人。

曾在前三屆共和黨政府任職、對特朗普持批評態度的皮特•魏納(Pete Wehner)告訴我,拜登試圖“平息局勢”、不激怒特朗普及其支持者,這些努力讓他受到鼓舞。不過,他對於拜登敢於任命多少温和派共和黨人持懷疑態度。“他必須關注他的選民基礎,這個基礎非常有活力,很自由。”

朗韋爾較為樂觀。她承認,“反特朗普的共和黨選民”將不復存在,除非特朗普把媒體報道的他將在2024年再次參選的威脅付諸實踐。儘管如此,她仍相信中間偏右的政治人士可能會幫助拜登政府通過這位當選總統承諾的兩黨立法,如果共和黨一如預期控制參議院,這種情況更有可能發生。

兩黨妥協的一個潛在領域是各方期待已久的新冠疫情救濟法案。朗韋爾認為,一旦特朗普下台,更多現任共和黨議員將願意接受該法案。

更雄心勃勃的兩黨合作項目可能不在討論範圍。她表示:“我們不會討論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她指的是民主黨左翼倡導的雄心勃勃的氣候議程。

然而,她補充稱,兩黨可能會根據1970年代水門醜聞(Watergate)後通過的法案,推出反腐改革。例如制定法律,要求所有總統候選人公佈自己的納税申報表並禁止任何未來的就任總統安排家庭成員擔任白宮要職。

她表示,目前來看,這就已經足夠。

“過去五年我唯一的願望是唐納德•特朗普不要當美國總統。如今事實是,唐納德•特朗普將不再擔任美國總統,他將只擔任一屆總統,這代表任務完成。”

譯者/梁豔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