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人民幣

人民幣趨勢及對大類資產投資影響

李海濤、林錫:短期人民幣升值趨勢或得到緩和。人民幣升值利多商品及股市、利空債市,有利於美元負債公司降低負債成本,造成短期匯兑收益上升。

2020年10月22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6.65,創下2018年7月份以來新高,從5月29日7.13到10月22日6.65,人民幣近5個月時間升值6.73%,人民幣大幅升值對企業貿易和投資產生影響。

圖:2020年5月份以來人民幣匯率持續升值

我們認為,人民幣上行趨勢沒有發生變化,但隨着10月12日央行提高遠期售匯準備金率,以及避險情緒推高美元反彈,2020年Q4季度人民幣趨勢可能暫緩,人民幣匯率將可能維持在6.60-6.80一線震盪。

人民幣匯率升值的邏輯回顧

2020年5月29日,美元兑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7.1316,跌破2008年3月來低點,創12多年新低,市場關注人民幣匯率會不會持續貶值。當時人民幣貶值的背景主要包括:一是“港區國安法”引發美國干預,同時5月27日孟晚舟未獲釋的裁決加大中國在對外戰略上不確定性;二是彼時持續強勢的美元指數帶來人民幣貶值壓力;三是避險情緒下,美債長短端利差走闊為美元的避險提供了一定安全墊。

圖:2020年5月份,短期避險情緒帶領美元指數走高,人民幣貶值

我們在5月27日發表《人民幣匯率會一跌而不可收拾嗎?》,認為人民幣貶值不具有持續性,人民幣匯率將反轉升值,主要的邏輯包括:

首先,低利率會引發資本外流本幣貶值,相反,利率上升,本幣升值。2020年5月23日當週,SHIBOR3個月利率落到1.40%,處於10年來底部;而DR007包括10年期國債收益率5月初隨中國經濟復甦從底部開啓反彈,支持人民幣走強;

圖:SHIBOR3個月和人民幣匯率走勢,隨着SHIBOR利率回升,人民幣將升值

圖:2020年5月初10年期國債收益率開啓反彈

其次,美元指數很難持續保持強勢。美元指數是人民幣匯率關鍵變量,這是由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定價公式決定。從5月份走勢來看,由於避險需求以及美元相對歐元強勢,美國經濟強於歐洲,導致整個美元指數居高不下,包括近期美聯儲表示不會考慮負利率,這些變量都鼓勵了美元強勢。

圖:4月份美國PMI相對歐元區PMI快速走高

但除了美歐經濟預期差的短期變量能夠支持美元強勢之外,可能會導致美元開始走弱的因素包括美債與美元的超發:

A.2019年底美國外債總額20.4萬億美元,佔GDP94%,美元升值會加劇美國政府還款壓力。美國政府常年較高的財政赤字,本質上是需要美元貶值來降低其負債壓力,稀釋聯邦政府龐大負債。

B.美元持續對外輸出本質上要求美元貶值。美元作為美國對外出口的核心商品,只要美國經濟、軍事、科技等方面維持全球領先地位,全球對美元資產的需求會持續推高美元發行,美元資產持續對外輸出本質上對美元指數提出了貶值訴求。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説》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