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教育

尋找燈塔:疫情下的美國教育百態

馬寧:教育的大海里什麼是你的燈塔?什麼船最適合你的孩子?在別人的故事裏,我望見了自己,焦慮的潮汐漸漸退去。
妮可告訴我:“沒有別人家的孩子,也沒有別人家的家長。不管公校、私校,還是其他道路,沒有一種形式是完美的,盡你的認知,選擇最適合孩子的就足夠了。”

2020年春節後,家住美國達拉斯的我開始認真地和老公商量給三歲的老大找個學上,以解救在家憋得五脊六獸的他和經常被忽略的弟弟,以及在家務、育兒和工作的排山倒海面前幾近崩潰的我們。第一次站在教育的汪洋前,公校、私校、磁校(magnet school,平民重點校)、實驗學校、家庭學校……無盡的可能帶來了無盡的希望和焦慮。正在猶豫,新冠席捲美國,我心裏這艘求學的小船,還沒揚帆就先擱淺了。

疫情真的是面照妖鏡,每個國家和社會最大的優勢和問題,都在此情此景下加速呈現出來。這些在疫情的語境裏對美國K-12教育的討論,有與美國老師的對話,也有華人家長的吐槽,讓我對眼前的選擇有了數,也對一些不分國界的、更深刻的教育問題,產生了更多的思考。在教育的大海里,什麼是你的燈塔?什麼樣的船隻最適合你的孩子?在別人的故事裏,我望見了自己,焦慮的潮汐漸漸退去。

網課:不給力的網絡和分散的注意力

2020年初夏的美國德州,陽光在温暖和熱烈之間催生了紫薇枝頭的花團錦簇。這種原產中國的小喬木,特別熱愛德州的異土,在這裏生根發芽,遍地抽枝。如果不在時間的維度裏看看上下文,這樣的早晨到處閃動着歲月靜好的光澤。

29歲的小學老師斯威夫特先生戴着口罩和一次性手套,走進他的教室。這是自3月底德州因新冠疫情頒佈“居家令”以來,他第一次回到學校。“居家令”剛好在春假期間頒佈,放假前的課堂情景被冰封在這裏:打開的書本,凝固的板書,地上的小紙團,敞着翻蓋的書包……斯威夫特默默地整理着物件,也收拾起四年級孩子們可愛又氣人的小散漫:“這和以往假期之後回到空教室的感覺不一樣,眼前那種戛然而止的情景,讓我覺得像災難片。” 他把收拾好的物件一一拿到校外的停車場,歸還給戴着口罩前來取自己東西的孩子們。

時隔半年,斯威夫特老師的學校已經進入了全美普遍採取的網課加面授的教學方式。這所公立小學百分之七十的孩子母語都不是英語,他們大多來自中美、南美和非洲,很多是去年才遷居美國的新移民,家庭收入普遍偏低。在學校給出網課和麪授的選擇之後,大多數的家長和學生選擇了回到學校。這其中有學習效果的考慮,但更多的可能是因為父母都必須外出上班而缺乏陪伴孩子在家網課的條件。“也有條件好一些的家庭,你可以看出來,因為孩子在家有網課專用的空間、筆記本電腦,有的還為孩子發言配了自拍環形燈。”

網課這種新的教學方式讓斯威夫特老師非常得忙,除了通常的備課和教學,他還需要準備網課的材料。他教的科學課有很多課堂實驗,如何調整實驗,讓在家的孩子也能操作和領會學習的內容,是件費腦筋的事。

“但最難的是,在教學的同時還要負責IT的技術支持,學校的基礎設施並不是為大規模網課設計的,所以經常有學生連線不進來,或者這樣那樣的網絡問題,而學校的IT同事已經忙得焦頭爛額了,很多問題就得老師自己搞定。還有更操心的就是防疫,每天孩子們放學後,我要留下來用酒精給教室消毒。”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説》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